魏尔伦(Paul Verlaine)诗选

©2021 本文来自公众号:一树花艺术丨网站:壹书艺术课堂,永久链接:http://1ebook.store/2667.html

魏尔伦(Paul Verlaine)诗选

 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–

感伤的对话

一座荒凉,冷落的古园里,
刚才悄悄走过两个影子。

他们眼睛枯了,他们嘴唇
瘪了,声音也隐约不可闻。

在那荒凉、冷落的古园里,
一对幽灵依依细数往事。

“你可还记得我们的旧欢?”
“为什么要和我重提这般?”

“你闻我的名字心还跳不?
梦里可还常见我的魂,”——“不。”

“啊,那醉人的芳菲的良辰,
我们的嘴和嘴亲!”——“也可能。”

“那时天多青,希望可不小!”
“希望已飞,飞向黑的天了!”

于是他们走进乱麦丛中,
只有夜听见这呓语朦胧。

梁宗岱 译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–

月光曲

你的魂是片迷幻的风景
斑衣的俳优在那里游行,
他们弹琴而且跳舞——终竟
彩装下掩不住欲颦的心。

他们虽也曼声低唱,歌颂
那胜利的爱和美满的生,
终不敢自信他们的好梦,
他们的歌声却散入月明——

散入微茫,凄美的月明里,
去萦绕树上小鸟的梦魂,
又使喷泉在白石丛深处
喷出丝丝的欢乐的咽声。

梁宗岱 译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–

白色的月

白色的月
照着幽林,
离披的叶
时吐轻音,
声声清切:

哦,我的爱人!

一泓澄碧,
净的琉璃,
微波闪烁,
柳影依依——
风在叹息:

梦罢,正其时。

无边的静
温婉,慈祥,
万丈虹影
垂自穹苍
五色映辉……

幸福的辰光!

梁宗岱 译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–

泪流在我心里

泪流在我心里,
雨在城上淅沥:
哪来的一阵凄楚
滴得我这般惨戚?

啊,温柔的雨声!
地上和屋顶应和。
对于苦闷的心
啊,雨的歌!

尽这样无端地流,
流得我心好酸!
怎么?全无止休?
这哀感也无端!

可有更大的苦痛
教人慰解无从?
既无爱又无憎,
我的心却这般疼。

梁宗岱 译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–

狱中

天空,它横在屋顶上,
多静,多青!
一棵树,在那屋顶上
欣欣向荣。

一座钟,向睛碧的天
悠悠地响,
一只鸟,在绿的树尖
幽幽地唱。

上帝呵!这才是生命,
清静,单纯。
一片和平声浪,隐隐
起自诚心。

你怎样,啊,你在这里
终日涕零——
你怎样,说呀,消磨去
你的青春?

梁宗岱 译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–

小夜曲

如亡灵的歌声,从深深的坟冢
刺耳地飘出,
情人啊,你可听见我走调的声音
飞向你的窗户。

听到我的琴声,请张开
心灵和耳朵:
为了你,我唱出这支
残酷的柔歌。

我将歌唱你玛瑙般的金眼
纯净无影,
歌唱你乳汁的忘河,
黑发的冥河。

如亡灵的歌声,从深深的坟冢
刺耳地飘出,
情人啊,你可听见我走调的声音
飞向你的窗户。

我还将大加赞美,理应如此,
你的圣体,
在我不眠的夜里,那馥郁的香气
阵阵袭来。

最后,我将歌唱你的亲吻,
你的红唇,
歌唱你折磨我的温存,
——我的天使!——我的情人!

听到我的琴声,请张开
心灵和耳朵:
为了你,我唱出这支
残酷的柔歌。

小跃 译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–

秋歌

秋天的
小提琴
那长长的呜咽
用单调的
忧郁
刺伤我心。

窒息难忍,
脸色苍白,
当钟声敲响,
我回想起
旧日的时光
不禁悲泣;

我走向
这恶风
风吹得我
或东或西
就象是
一片枯叶。

小跃 译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–

多情的散步

夕阳倾洒着最后的霞光,
晚风轻摇着苍白的睡莲;
巨大的睡莲,在芦苇中间
在宁静的水面凄凄闪亮。
我带着创伤,沿着水塘,
独自在柳;林中漫游,
迷茫的夜雾显出一个
巨大的白色幽灵,它
死亡、哭泣、声如野鸭,
野鸭拍着翅膀
在我带着创伤
独自漫游的柳林中
浮想联翩;厚厚的浓黑
在这白浪里,淹没了夕阳
最后的霞光,淹没了芦苇间,
宁静的水面上巨大的睡莲。

小跃 译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–

神秘之夜的黄昏

回忆伴随着黄昏
在火热的天际发红、抖颤
燃烧着的希望后退着
增大着,就象一堵
神秘的墙,那儿,无数鲜花
——大丽菊,百合,郁金香,毛艮——
立在栅栏四周,散发出
沉重、温热的花香
病态的气息,那恶味
——大丽菊,百合,郁金香,毛艮——
淹没了我的感官、灵魂和理智
在一阵巨大的昏厥中,混杂在,
伴随着黄昏的回忆里。

小跃 译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–

夕阳

无力的黎明
把夕阳的忧郁
倾洒在
田野上面。
这忧郁
用温柔的歌
抚慰我的心,心
在夕阳中遗忘。
奇异的梦境
仿佛就象
沙滩上的夕阳。
红色的幽灵
不停地前行
前行,就好象
那沙滩上面
巨大的夕阳。 

小跃 译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–

苦恼

西西里牧歌鲜红的回音,
肥沃的田野,悲壮的夕阳,
还有色彩绚丽的霞光,
大自然啊,你没什么能激动我的心。

我嘲笑艺术,也嘲笑人,
嘲笑希腊庙宇,嘲笑歌与诗,
嘲笑教堂的旋形塔楼,它在浩空耸立,
我用同样的目光看着好人与恶棍。

我不相信上帝,我放弃和否认
所有的思想,至于古老的讽刺,
爱情,但愿别再跟我谈起。

我的灵魂活腻了,却又怕死,就象是
潮水的玩具,葬身大海的小船,
它扬帆出海,去迎接可怕的海难。 

小跃 译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–

我不知道为什么

我不知道为什么
我那痛苦的精灵
张开惶恐而疯狂的翅膀,在大海上飞行。
这一切,对我都十分珍贵,
用一扇恐惧的翅膀
我的爱紧贴着波浪将它护卫。为什么?为什么?

海鸥,惆怅而迷惘地飞着,
追逐着波浪,我的思绪
也在动荡的大海上随风飘飞,
潮汐汹涌,海天倾斜。
海鸥,惆怅而迷惘地飞着。

在阳光中沉醉,
在自由中腾飞,
一种本能指引着他穿过这茫茫苍穹。
夏日的和风
掠过泛红的波澜
轻轻地把它带入温暖朦胧的天地。

有时,它也发出凄厉的叫喊,
为远方的领航员报警,
随即又醉入风中,滑翔飞行
钻入浪谷,撞伤了羽翼,
再次腾飞,又是凄厉的叫喊!

我不知道为什么
我那痛苦的精灵
张开惶恐而疯狂的翅膀,在大海上飞行。
这一切,对我都十分珍贵,
用一扇恐惧的翅膀
我的爱紧贴着波浪将它护卫。为什么?为什么?

陈中林 译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–

在你还没有消失……

在你还没有消失,
苍白黯淡的晨星,
-鹌鹑千只
唱了,唱在百里香的花丛-

转向诗人吧,
他的眼里充满着爱情;
-云雀啊,云雀
和晨曦一起飞向苍穹-

转动你的目光吧,
曙光把它溶入蓝天
-多么愉快啊
倘佯在这飘香的麦田!-

然后,请点亮我的思想,
那边,远远地,远远地呦,
-露珠晶亮
喜悦地闪在草尖。-

甜蜜的梦里,激动着
我那还在恬睡的爱人……
-快,快起来吧,
看那金红的朝阳升腾!-

陈中林译

©2021 本文来自公众号:一树花艺术丨网站:壹书艺术课堂,永久链接:http://1ebook.store/2667.html

0
 

评论0

请先

网站测试中,网站测试中
没有账号? 注册  忘记密码?
关注公众号:一树花艺术
微信扫码关注,获得验证码
如已关注,请回复“复制”或“查看”获取验证码